十八诸侯戴孝帽
1.4K+ 1 1

武坟的传说之《皇帝沟的传说》《九间房的由来》《 太虎石的由来》《十八诸侯戴孝》《皇帝沟的传说》相传大唐时期女皇武则天在京师长安大肆欺民,武家皇亲更是飞扬跋扈,唐王李治软弱无能,在逆境中崛起的一代女皇武则天实行强权统治,尤其后期宠信佞臣,李武两股势力互相倾轧,表面国力鼎盛,实则忧患重重。真正忧国忧民的忠臣良将个个心寒如冰敢怒不敢言。唐王李世民盛世后期,朝中有一位精通律令、擅长玄朮的干臣。此人上知天文,下识地理,前算八百年,后知一千年,他就是官拜太史令公的李淳风。某日,太史令给唐太宗李世民算命占卜时,推算出大唐社稷将有灾难降临。但是,怎么给皇帝陛下讲呢?说明白了怕杀头,自己又是臣子,不说出来又是欺君之罪,思前想后打算远走他乡躲避一时,看看朝中动向再说。     某日,李淳风上殿面君:”吾皇万岁,罪臣家中有事,近日需外出拜访亲友,过一些时日方能还朝。望我主万岁广开龙恩准允为臣告假”。唐王万岁准奏,李淳风扮做道士,一人离了长安城,出潼关过函谷,再经陕州(今三门峡市)新安,日夜兼程,直奔东都洛阳而来。一路上无心观景赏花,留恋山水,只是一心惦念着朝廷的安危。    且说,贞观二十二年(648年)这年初春时节,就在洛邑福昌县治(今洛阳市宜阳县)西南陈宅河上游的刘河村奶奶庙前石墩上,坐着一位身怀六甲的年轻妇女,尽管穿的衣衫破旧,一身风尘,但沦落的外表掩饰不住内在的金玉之质,落魄不堪仍不失富贵之气。妇人孤身一人,神情凄凉,只带一个破旧的小包袱,观其情形像是从远方逃难至此。    时值农忙时节,附近村上有下地干活的庄稼人路过。见到年轻妇女如此境况,观其相貌不俗,举止得体,绝非山野村妇之辈,于是心生好奇,忙上前打问:“请问这位夫人,你是哪里人氏?要前往何方?看你衣衫褴褛,面容憔悴,想必遇到难处,才流落至此......如不嫌弃,先到我家吃过饭、有了力气再做打算如何?”孕妇见问,忙起身道个万福,言道:“家门不幸,招致横祸,亲人已悉数亡故,只有我一个人逃将出来......在此举目无亲,投靠无门,正不知该如何活命,真是老天有眼,让我遇见老伯这样好人!,倘若老伯能收留搭救,给我个安身之处,大恩大德,日后 衔环结草,定当报答与你......”说完此话,双膝跪地,涕泪交流。老伯慌忙将其搀扶起来,自是好言劝慰,随后带她回家。将事情因果和老伴简单说明,老两口忙着张罗茶水饭菜给妇人。吃饭时间,老人家看她不顾优雅仪态,一顿狼吞虎咽,老人看她这般惨相知她多日未曾饱食,又是添菜加饭。待女子吃饱喝足,老两口和这位年轻孕妇商量道:“你看我家里房少窄狭,无法让你容身与此,只好暂时将你安置在村中火神庙内,算是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那里离我家也不甚远,我家里也是粗茶淡饭,如不嫌弃,吃饭时自然会请你过来与我们一桌共餐,不知你意下如何”?落魄之人自然是满心感激,再次谢过老人的救助之恩。心里感觉到这二老人家宅心仁厚,不像奸恶之人,便含泪把家中遭难之事一一相告,老人家一边倾听,一边相陪落泪,自然还要安慰劝勉。原来,女子夫家姓武,本是洛阳一官宦人家,遭人诬陷家破人亡、四散逃命,故孑身一人怀着武家血脉流落至此。坦言迄求老伯万万保守秘密,怕村里人多嘴杂,“日后对她和村上人不利。老伯一一记下,也不敢怠慢于人家,用心用意为其安顿食宿暂且不提。    且说,村中百姓见来了一落难妇人,自是好奇,奔走相告,热心厚道的庄稼人纷纷从自己家中将吃 穿 用 度拿到火神庙来,慷慨相助。武氏夫人自是感激涕零,一一深表感谢善良人们救命之恩,自然是铭记于心。转眼月余,武夫人将要临盆产子,自知不敢冒犯神灵,便走出火神庙,来到村中找乡亲们寻求帮助。好心村民自然愿意帮她度过难关,便将村子南沟的一空废弃窑洞拾掇一番,安上门窗,让其暂时安身于窑洞之内(今 皇帝窑)。饮食仍由村里各家各户轮流照顾。此事过去不几日,李淳风漫游至此,站在刘河村南山的山顶上向西观望,但见刘河村南沟上方一片祥瑞之气。再看西边山势来脉宽厚有道,且看正西方向,黑山巍峨雄峙,主脉一直向东南延伸,与东面山岭交叉衔接,呈合围环抱之状呈虎踞龙盘之态;沟底河水水面宽阔,河水滚滚流淌,隔河可见东山山势绵延婉曲,呈朱雀凤鸟展翅腾飞之势。李淳风观罢,不由大惊失色:此地气脉旺盛,藏龙卧虎,必有真龙天子现世,这可如何是好?低头沉思良久:罢,罢,罢,当今朝纲混乱,政局不稳,大唐江山必有祸端.....风水轮流转,既然如此,何不再匡扶一代圣君出世,布德于天下,造福于万民......” 主意既定,李淳风信步来到刘河村南沟沟口探看,果见一年轻妇人,站在不远处窑洞前面,虽然看不清相貌如何,但是凹腰凸肚,行动拙笨,可见六甲在身,临盆在即,不觉顿悟。于是,上前与妇人结缘攀谈。先生和妇人看似闲聊,实则暗中安置款曲,祈祷,点化,已将龙种托于妇人之身。待一切停当,与妇人施礼告别。临行之时叮嘱再三:“等你不日临盆,孩儿出生,百天内务必深居简出,万万不能让小儿出得窑门,如若不然,大祸临头,后悔莫及......切记,切记!”妇人点头应允,只是心中疑惑,紧追百步,问其缘故。李淳风笑而不答,扬长而去,转身不见影踪。日月如梭,武氏夫人临盆,产得一子。村民们纷至踏来,争相道贺。但见,其子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貌似仙童,命非凡人,村民无不啧啧称奇。娇儿降世,妇人心中谨记李淳风临别赠言,百日之内不出窑门,谨小慎微,丝毫不敢懈怠。转眼,仨月很快已过,一切风平浪静。住在窑洞里的母子二人相安无事。妇人心中疑虑“那道人言过,吾儿天命,不到百日不得抱出门外见天,此事甚为奇妙,今天已经是九十九天,也不见有其它做作,不知道仙道所讲可曾应验?哎 宁愿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小心为妙,不差这一天一晚的;想罢,将心收起安等明日孩子百天,只要一切平安,百天之后再出窖门不迟″。   且说那天李淳风别过妇人,继续做着未了的事情。行至沟口,见有一条数丈长的石岭斜横于沟口,心中惊奇遂信步来到石岭头前,观其石岭形状,正如弓背斜挡在沟口,河水至此折转向东南方流去,正好护注沟里这片肥田沃土。靠前河道两侧,各有一大一小两座小山丘隔河相望,恰似两只巨大的神龟把守于此。李淳风再次惊叹:“真乃仙山福地也!”遂予点化,赋予二龟神力,一左一右,镇守南沟龙穴门户。做法已罢,来到村中一路向北顺河而下。行约二里,又见两块白色巨石一高一低分东西两边置于河的两岸,气势如虎,型态威猛,正巧置于隘口显要异常。淳风大喜:先有二龟,再有二虎,四兽把门,有此神灵护佑,新主江山必定永固。于是再施法术,点化二虎。由此引出,后段故事中的万凹,姚村一带的十八路诸侯戴孝帽、一字并排齐向武坟龙脖跪拜吊丧的故事。《太虎石的由来》经过李淳风巧妙点化“天地共吉时,巧妇产皇龙”。既然要扶起小皇上,定要有天地神灵护佑才是。于是,他将手中拂尘甩于滚滚河流之中念动咒语向天神请命,这才有了太虎石村现在的一坐一卧两只石虎镇守北方关溢要道,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二虎把门(两只石虎神态各异,东河岸卧虎神态凶恶不怒自威,欲擒心存恶念之主;河西立虎威猛可怖,欲扑不忠忤逆之徒。(现在只有卧虎裸露在外,因常年下雨河道涨水,立虎已被河道泥沙掩埋)。又将拂尘指向皇帝沟西沟,又点化出一站一蹲二神护主(就是传说中的二鬼把门)沟南站神手持霸王鞭,沟北蹲神手举亡命槊,各个面目狰狞,威风凛凛,日夜保佑着真龙天子(两个高耸的石柱在农业学大寨运动时期,刘河村新修建皇帝沟水库,二位神仙被当做备用石头用于砌坝堤,一个被淹一个被炸,均己不复存在)。    。    太虎石(卧虎石)李淳风游走神仙地,有龙无凤不成书。《葡萄架下九间房》且不说李先生在刘河村南沟窑洞内如此这般点化一位小皇帝,也要有家眷贤臣辅佐才是。再看能臣李淳风一路向南,来到离刘河村十余里远近的后村(现在的后九间房村)村口举目观望。但见村中有一庄园,粉墙黛瓦,房舍俨然,一排座北朝南九间正房好不气派!庄园内外,时有家人进出,熙熙攘攘,很是热闹。在往高处望去,屋脊上站着一只似鸡非鸡、锦羽粉冠且闪闪发光的神鸟,引颈挺胸,作出展翅欲飞之状,羽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隐现五彩,分外耀眼。李道人心里有数,这叫做"凤凰栖处 ,必出贵人″,神鸟单腿站立,时而展翅观望;威仪天下,必是凤凰无疑.....看来.这里边大有玄机在啊。于是迈步走向这户人家。只见李先生不走正门,悄声来到西墙侧门,手叩门环轻声叫门。少时侧门轻轻打开,只见一老妇人怀抱女婴迎将出来。先生坦言赶路口渴,能否进院讨口水喝?妇人应允,便引领客人只管往院里走去。脚步挪动之间,先生目光被妇人怀中女婴吸引。但见此女奇丑无比;面生疮痍,口大鼻陷,大耳垂肩,发如墨染,虽然是个幼儿却长发落肩。女婴如此相貌,李淳风并不惊奇,正应了“乌鸦变成金凤凰”之说。先生随老妇人走进院子,按老妇人所示,坐在院中葡萄树下一木凳之上,嘱家人端来一大瓢井拔凉水,赶忙起身上前施礼道谢,接过水瓢开怀畅饮。饮罢,将余下的半瓢水缓缓倒在葡萄树根处。少叙片刻,起身道别,留给老妇人一句偈语:“金凤展翅过屋脊,葡萄架前娘娘出”。老妇人也没有过多理会,自是关门进院一切归于正常。  再说,自打李淳风走后,这棵葡萄树速生猛长,没有多少时日便爬满院中九间正房屋顶,这才有了后来的九间房村。时光流逝,不觉秋来。再说皇帝沟母子二人,一如既往被村民箪食壶浆,热心照顾,虽然流落他乡,倒也平安无事。这天中午,窑内母亲闲来无事,心中想起家门不幸,不觉泪湿衣襟,心境凄凉。好在如今有娇儿陪伴心情也慢慢舒展开来。太阳落山,又是一天过去。傍晚时分,村里两个妇人手提饭篮送来送餐,待用过饭之后坐下小叙。忽然间,小儿哭闹不止,任百般抚慰哄逗,仍不济于事。村妇见状,要将小儿抱出窑外去哄,妇人大惊,急忙拦下。村妇问其何故?妇人只得告知:“不得出门,着实不可见天呀!”于是,妇人便将李淳风所嘱之事向她们说明。抱孩妇人说道:“姐姐莫慌......说是百日之内,今儿已经九十九天况天色已晚。你居住在此远超百日,并无半点麻烦不顺,何必听那老道瞎说胡扯!”因小儿仍然哭闹不止,送饭大嫂也是好意。硬生生要抱着小儿外出,武妇人见如此说道,不便再拦,随她们一起说笑着,将幼儿抱至窑外。不料,刚迈步接近门口,瞬间天色骤变,一道炸雷响过,天空瞬间变化,黑漆漆的夜空像是烧红的锅底,,吓的三人急忙把孩子抱进窑内。但她们哪里知道,轻率的举动,已泄露了天机,惊动了朝野,滔天大祸将要降临。《十八诸侯戴孝帽》且说当日的长安城之夜,依然是纸醉金迷、歌舞升平,一派繁华盛世景象。突然间,一声霹雳炸响,东方天空瞬间现出火石电光,犹如污血赤墨染就,山河失色,阴森恐怖。由是,长安城大街小巷传扬,“东方天象异变,日后天下必乱”流言四起,人心惶惶不安。大唐天子与众家大臣更是惊悚万分,惶惶不可终日。于是唐王天子下一道圣旨:钦命全权贤臣袁天罡五百里加急,调兵遣将,十日之内铲除妖孽,定邦安国,保大唐江山永固,社稷无恙。袁天罡领旨,谢恩。下了金殿 哪敢怠慢,率领一干文武及军兵甲丁,日夜兼程,急如星火,一路寻访,不日即来到事发之地——如此惊天动地的事情如何能瞒得了朝廷?钦差命人四处明查暗访,只是范围太大,加上村民们的守口如瓶,去人间找一个无名无姓、无根无据之人,就像大海捞针,比登天还难呐。但是皇命难违,时间紧迫,耽误不得,正感束手无策之时,属下献策:“治病治本,刨树刨根,先断龙脉,伤其元气,不斩自毙。”这等事情正是袁天罡所精通的,于是夜观天象,晨访三山,终于找到了狂龙命脉(现在的武坟村与龙脖村交界处),急命兵丁甲士,刨山挖岭,欲斩断了龙头,使的狂龙必死无疑。说来蹊跷,白天刨挖数尺,夜晚自然复原,连续多日,天天如此。眼见距离还朝交旨日近一日,龙脉不断,又抓不到小狂龙。钦差及众人心急火燎,寝食难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哀天罡仰望星空长叹一声“此贼如此狡狂,吾命休矣!”夜深之时,官差们安得能睡?逐披衣起身,再次夜探龙脉之地,巡视数次一切如故,再无他法,只有黯然神伤。正在束手无策之际,忽听冥冥之中有歌入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茅草要子拉(茅草要子就是用茅草或树根、树枝条拧成的绳索)”。官差听罢心中茫然:怪哉,半夜三更谁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唱歌呢?不得其解,只好怏怏回帐休息。翌日晨起,差官将晚间所遇所听到之事如实告知钦差袁天罡,钦差大人顿时茅塞顿开。心中一阵狂喜,忙令所有军兵上山遍寻茅草,大量收割,背回拧绳 。一天下来,收割而来的茅草堆积如山,再动员所有丁甲赶紧拧制草绳,一天下来,拧制好水桶粗细草绳几十上百根,连夜将草绳搭在山上龙脖子处,两边军兵用力拉动,一来一往,生拉猛拽。这一顿拉钜操作,奇迹真的出现了: 草绳拉过之处立刻呈现道道豁口,并有血水汩汩流出。经如此拉动,不断来回重复,至天光微亮,靠一条草绳硬是把山体拉下去一道数十丈深的大豁子,硬生生地把石岭龙脉给斩断了,就是这样一根神奇的草绳,使大唐江山社稷又延续了下去。可怜小狂龙夭折襁褓也是命该如此。至今千百年来,小狂龙血流不止,将山岩表皮也被染成红色。(前些年,附近村民还经常有人去断龙崖下的红水坑里浆布,将白布染成红色,做衣服被单之用,常听我奶奶说:去斩龙崖染布,沾的是龙气)当地人叫这个地方断头崖。 龙脉遗址                龙脖遗址龙脉既断,一切化为乌有。把门的二虎化为两块巨石,二神变鬼气炸肚皮。二龟距咫尺之遥,却未能保住一朝天子,气得神龟一只缩头毙命,一只伸长脖颈变做巨石,至今依然横在皇帝沟口。也可惜了后九间房那个貌似天仙的“娘娘”,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一夜爬满九间房屋的葡萄架也瞬间相继枯萎。前九间房村相传是为娘娘修建的行宫也与此荒废。当初准备齐当的龙顶皇冠(现在刘河村西的纱帽疙瘩:从远处看此山形状,像唱戏戴的宫帽),凤冠霞帔(上刘河东坡的凤凰嘴儿),凤凰台(凤阳河畔),玉玺台(武坟村前),龙床(武坟水库底),连同正在火速赶往皇帝沟保驾的十八家诸侯众臣,离天子只差十里之遥,生生被气死在前往护驾的路上。只能头戴重孝一同追随主公归天而去。这才显示出现有的十八个白头山包,就是现在的十八路诸侯戴孝着孝帽送主西去的现有景观(万凹 长尺地 姚村一带),只能作为跨越时空的印记,任由后人评说。            十八诸侯戴孝帽   实景拍摄至于襁褓中的武氏小儿,自然是“落花流水春去也”,随着龙脉的断绝,一命呜呼于“皇帝窑”内。也是命不该有,或许再等一天,就能享有九五之尊,贵为“天之骄子”。武氏小儿死后,善良的人们深深为之惋惜,将其骸骨葬于被坏了气脉的龙口之内(今武坟东凹),由此才有了绵延千年的武坟村以及流传下来的哀婉动人的“武坟的传说”。站在武坟村对面献玺台上向东南观望,便可看到恒庄、万凹 姚村 邢家沟 长尺地那边儿十八个白头山丘整整齐齐一字排开,个个白头盖顶齐齐向黑山方向叩首参拜龙脖的真实景相,回头西望既可看见被拉断的龙头和流血的豁口,再顺河而下三华里就能看到因护主气毙的神龟和当年小皇帝住过的窑洞。一直往下游寻访便可见到名声远扬的太虎石那真正的虎石头了。故事代代传颂  惊愕嘘惜悲惋  因果自然轮回   富贵贫贱在天      据老辈人讲,早年间每逢清明时节,经常有人前来武坟东凹上坟祭扫。至于祭扫者姓甚名谁、何方人士,没有人说得清楚。         

 原作:许会创 

编辑:许晶波

审校:贾文杰

摄影:许晶波

2021年6月

编辑于2024-02-26 01:45:12
已有1人喜爱
声明:网友所发表的所有内容及言论仅代表其本人,并不代表诗人作家档案库之观点。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全部评论 (1)
本人所写的《十八诸侯戴孝帽》的故事与实际景区在:河南省洛阳市宜阳县董王庄乡武坟村、刘河村村委辖区内,故事传说及景点属实,乡办及武坟村正在乡愁宜阳中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遗中。
2年前
关于作者
About Writer
实名 认证
河南省 - 洛阳市
墨山居士画竹影 竹影清风居墨山